第四百三十八章 经筵之上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来源:本站2019-07-0448 次

第四百三十八章 经筵之上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几人正聊天中,这时天子御驾已是到了。 王家屏,陈于陛等都是收敛笑容,恢复了‘真儒’,‘端人’的样子,丝毫也看不出方才几人刚刚说过黄段子。 经筵官们分左右鱼贯进入文华殿,张居正,张四维等大臣一并位列殿下,至于林延潮等翰林官位于东班下首。 直殿内官早在文华殿里摆下御座,讲案,天子御案上则是陈设四书经史,讲案上则是经筵讲官先呈上的讲章。

一切就绪后,鸿胪寺官赞礼,众官员山呼万岁,天子升座。 众官员各就各位后,鸿胪寺官喊了一声经筵开始,今日的经筵主讲官王家屏,走至讲案之前,向天子三躬拜,平身后奏道:“今日经筵,主讲孟子离娄。

”王家屏说完,林延潮从东班出列,走到御案向天子躬拜后,将御案上的孟子一书取出。 御前上的书,也作成几十叶讲章模样。 林延潮熟练地翻至孟子离娄这一篇,然后取了金尺将书上下压定,然后退回铜鹤之下。

没错,这就是身为经筵官林延潮干的活。 在这文华殿里,经筵官有讲官,展书官,侍仪,供事,赞礼,举案,侍卫等等。 而林延潮就是经筵展书官。 所谓展书官,就是在经筵时展掩御用书籍,文稿。 经筵展书官一般设两名,非翰林,春坊官不用。

林延潮尽管没给天子当讲官,但经筵展书官,也算是经筵讲官的进身之阶,先在天子面前混个脸熟,不是有句话,在这站久了,舞台就是你的。 要成为经筵讲官,日讲官,是需要机缘的。 对于林延潮现在而言,先熟悉经筵之制,然后再进一步寻求机会。

展书之后,林延潮就退居一旁,接着王家屏在天子,众经筵官面前开始讲书。

经筵讲官与日讲官不同,经筵讲官与天子讲书讲经是在大庭广众下讲书对答,故而经筵上讲书的仪式更多于内容。 但日讲官不同,日讲又称为小经筵,参与的人数少,真正可以称得上内容多过形式,在儒臣看来唯有日讲官才能与天子真正亲近,说上几句心里话。 另外日讲官可以偶尔兼任经筵讲官,但经筵讲官却不能兼任日讲官。 所以能成为日讲官,才能真正称得上天子心腹,皇帝的身边人。

眼下林延潮寻思着,如何成为日讲官,经筵讲官虽说清华尊要,但相较下还是日讲官,方是天子的师儒。

成为师儒,就是帝王师,大明皇帝尤为尊重师道,称日讲官为先生,而不名。

至于小皇帝也是十分尊师,林延潮在翰林院里听说,有次日讲,天太热了,一名太监给小皇帝用扇子扇风。

但小皇帝却大怒,诸先生在旁,见尔摇扇,以为朕无家法,于是将这太监拖下去杖责。 张居正作帝师给他日讲时,小皇帝亲自站到张居正所站的地方,让太监摇扇,测试下张居正站得是否舒服。 正因如此,日讲官也是竞争激烈。

现在日讲官共六人,如王家屏,陈于陛,朱赓,黄凤翔等人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要等他们退下来,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何况翰林院里盯着日讲官位置的人,可是不少。 林延潮心底想着,这时殿上王家屏与小皇帝讲孟子离娄。 王家屏此人说话风趣,与他相谈,都会觉得他谈吐巧捷,有种令四座尽倾的魅力。

待讲孟子时,王家屏也引经据典,阐发经义。

林延潮将他与前几次经筵时其他的经筵讲官相较,王家屏水平显然更胜一筹,难怪能得到小皇帝的赏识和器重。

王家屏正讲的是离娄里伯夷辟纣一章。 伯夷辟纣,居北海之滨,闻文王作兴,日盍归乎来!吾闻西伯善养老者。

太公辟纣,居东海之滨;闻文王作兴,曰盍归乎来!吾闻西伯善养老者。 二老者,天下之大老也,而归之。 王家屏解释道:“伯夷,孔子称古之贤人,孟子称,圣之清者也。

至于太公,孔子赞曰,许由,独善其身者也;太公,兼利天下者也。

孟子将伯夷太公,并称为二老,又乃天下之大老。

纣王无道,文王仁政,伯夷太公皆为老者,故而闻文王善待老者,弃纣王而归文王。

”小皇帝听了:“王先生,所言甚有道理,不过朕记得,太公辅周灭商,奠周室八百年江山。 至于伯夷,武王会八百诸侯伐纣,伯夷持武王之马,叩马谏曰‘以臣弑君,可谓仁乎?’”“这伯夷太公皆处海滨而归文王,但武王伐纣,太公佐之,伯夷扣马而谏,所见何以不同?”听天子发问,自申时行而下,百官一并躬身道:“陛下圣明!”林延潮口称圣明之后,心想小皇帝这问题问得不错,孟子将姜子牙和伯夷不是称为二老吗?这两人都是孔子,以及儒家历代来称赞的圣贤,但同样作为圣贤,为何一个要伐商,一个要阻止呢?所见为何不同呢?天子向经筵讲官询问,于是殿下由文华殿中书舍人充任经筵书写讲章官,开始记录,将天子与大臣御前奏对抄录在案,这可是天子圣训。 王家屏听小皇帝询问道:“陛下明见万里,真乃圣君,至于太公佐之,伯夷扣谏,讲臣以为太公以救民为心,伯夷以君臣之义为重。 二老所求非私,乃大公,救民为公,忠孝亦为公。 ”如王家屏这等经筵讲官,日讲官,虽私下可称帝王师,但在天子面前,却不敢以帝王师自居,故而都是自称讲臣,儒臣,侍臣。

王家屏答得也很漂亮,太公与伯夷虽行为不同,但出发点都是为公,只要是为公,都可称圣贤。

果真小皇帝十分满意道:“王先生,敷奏剀挚,真名儒。

”王家屏当下跪谢。

王家屏讲完孟子后,林延潮上前展书,这时小皇帝兴致很高,见林延潮上前,突然问道:“林爱卿,于朕此问有何详解?”林延潮听了一愣,并非是他答不出来,而是小皇帝这么问不和规矩啊,自己是展书官,又非讲官,皇帝如何向自己发问?这叫我如何回答?(未完待续。

)。

  • A+
所属分类:儿童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