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一生之盟 第四节

来源:本站2019-08-0239 次

第四章 一生之盟 第四节

  姬家大宅。   门楣上挂着两盏红纱灯笼,照得门前一片暗红。 姬野悄悄推开门,左右看了一眼,沿着墙根自顾自地走向自己住的北厢房。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成了他的习惯,他进家门不从中堂的大道走,而是沿着他自己在草地上踩出来的一条小道走向自己的卧房。 他倒是不怕什么,可是他也不愿看那些脸色。   “野儿!”一个低低的声音。

  姬野正想着自己的心事,猛地抬头,看见了不远处站在屋檐下的姬谦正。

  “父亲。 ”他漫不经心地打了个招呼,心里却诧异,父亲从不会深更半夜等他。 往往一家三口都睡了,姬野才一个人悄悄回家,天没亮,他又去城外的大柳营操练,整日不得相见。

姬谦正早对这个儿子放弃了希望,只是让使女给他留个门,就像喂条不着家的狗,随他去了。

  “这么晚,去哪里了?”姬谦正皱着眉。   “出去走走。

”姬野懒懒地说。   姬谦正鄙夷地上下打量着他:“十八岁了!十八岁啊!我十八岁的时候,已经在皇室少府出仕了!你好歹也是一个禁军军官,一点威仪没有,倒像个流浪的浑人!”  姬野不说话,低着头。 他已经比父亲高了,低着头姬谦正也能看清他那双墨黑的眼睛。

看着看着,姬谦正叹了口气。

  “明天要祭祖!猛虎啸牙枪给我收着,我要打磨上油。 ”姬谦正没好气地说。   “哦。 ”姬野应了,回自己屋里取出虎牙。   姬谦正一把收了过去,瞥了他一眼:“这些日子城里不安稳,明天祭祖,不要再出去瞎跑了,早点睡吧!”  姬谦正转身走了,姬野这才忽然想起八月并非什么祭祖的日子。

他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却想不明白。   他回到自己屋里,也不解衣,把自己在床上放平,望着屋顶叹了一口气。 有几日他没有见到羽然了,没见到吕归尘的日子更多些,眼看就是羽然的生日了,按照往年的样子,吕归尘和他都少不得要送羽然礼物。

想到三个人坐在一起把礼物拿出来,他就觉得很多很烦心的事情一起涌了上来,恨不得蒙头就睡过去,也就不必烦了。

他坐了起来,想吹灭蜡烛,忽然看见桌上的信。

姬家虽然落魄了,毕竟也曾是帝都望族,按帝都公卿的规矩,信件都是使女收下,一一送到家主和公子们的桌上。 姬野记忆里他从来就没有过信,而今天桌上居然叠放着两封,用青石镇纸压着。

  他拿起两封信,更诧异的是两封信都没有署名。

  他打开第一封,认出了熟悉的笔迹。 羽然的字一向是这么歪歪斜斜。

她对东陆文字语言都熟悉,却不肯在书法上多下半点功夫:  “姬野、阿苏勒:  对不起,我要走了。

故乡的使者来了,我知道他总会来的。

我从来没跟你们说我是谁,我想你们也不想知道。

我知道有一天我要回宁州,可是我不知道是哪一天。

然后这天忽然就来了。

  我没有跟你们说,是因为我不想告别。 我记得我来的时候谁也没告诉,只是和爷爷一起骑了一匹马,走了很远的路,就到了。 有一天我还会这样回来的,和爷爷一起骑一匹马,就这么就回来了。   我会在很远的地方想你们的,可是我不想老是想你们,所以我很快就会回来。 ”  落款是“萨西摩尔·槿花”,这个签名很漂亮,因为吕归尘花过很多的时间教羽然写这几个字,姬野也不知道羽然为什么要用这几个字作自己的落款,每次问她她都是一副神秘的表情,只说这个名字是个秘密,看到这个名字,她最好的朋友就知道那是她留下的字迹。 最后在信角,羽然用很小的字加了一句:“姬野你把信给阿苏勒看吧,我本来想写两封信,可是我怎么写还是一模一样的两封信,所以我决定只写一封,写给你们两个。 ”  姬野默默地读了很多遍,最后信从他手里滑落,落在了烛火上。

刚刚被烧了一个洞,姬野急忙扑上去拍灭了,然后他坐在床上看着窗外摇曳的海棠树,呆呆的,像是一个傻子。   过了很久,他打开了另外一封信。 又是熟悉的笔迹,是吕归尘清秀的辉阳体,路夫子的亲传:  “姬野:  对不起,我要走了。

我父亲过世,北都城里听说很乱,国主说,是我回北陆的时候了。

他还把缳公主嫁给我,我本来应该提早告诉你的,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说。

  翡翠环是羽然说她喜欢的,我买了,本想等到她生日的时候送给她,可是我就要走了。 你送给她吧,我知道她真的很喜欢,她说过很多次的。

不用说是我买的,我没有告诉她我要成婚的消息,她一定很气我。   这些年真是谢谢你,要是没有你和羽然,我就只是南淮城里一个没人过问的小蛮子。

”  下面的署名是“阿苏勒”,信封里有什么东西沉甸甸的。

姬野急切地把信封倒过来,一枚青翠的玉环滑入他手心。

他的手颤抖起来,他捏着那枚玉环在烛火下翻转,于是沉郁的翠绿色流转在桌面上,一时溢开,一时隐没。

  姬野觉得自己再也受不了了,他冲到窗边把头探出去,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夜风,他说不出为什么,只觉得自己的心里堵住了,异常的难受。   隔着一堵墙,宅子外的街道上传来急促的马蹄声,有人“铛铛”地敲着梆子。

这是极罕见的事情,姬野是军官,知道只有十万火急的情况下才会派出快马全城传递消息。

他从墙上那个一直没有修补的豁口翻了出去,看见一个军士正立马在墙边张贴告示,他凑上去看了一眼,浑身的血都凉了。

  很长的告示中他只看清楚了一句:  “金帐国质子吕归尘,明晨斩决!”。

  • A+
所属分类:儿童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