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宝钗教训贾宝玉得一番话,表达了她对贾家和荣国府有多鄙夷 爱站工具

来源:本站2019-07-1287 次

薛宝钗教训贾宝玉得一番话,表达了她对贾家和荣国府有多鄙夷 爱站工具

)中薛家举家在荣国府一住好几年,任凭贾家明里暗里几次催促也不搬家。 作为亲戚,无论什么借口,也没有赖在人家几年不走的道理。

薛家努力推动金玉良姻的目的昭然若揭。 对此贾家上下清清楚楚。

作为金玉良姻中的主角薛宝钗什么心路历程呢?其实薛宝钗当着贾宝玉的面,明确表达过自己的观点,言语中对贾家充满了鄙弃和不以为然。 薛姨妈一到贾家就和王夫人说薛宝钗的金项圈是和尚给的,还说要捡有玉之人才好厮配一对,结成良缘。 薛姨妈和王夫人两姐妹心照不宣,只是苦了薛宝钗。 薛宝钗在贾家非常尴尬。

年纪轻轻大姑娘,被人在背后说三道四议论纷纷,贾母说得好:只一见了清俊男子就想起了终身大事。 这是何等难堪。

薛宝钗因往日母亲对王夫人等曾提过"金锁是个和尚给的,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等语,所以总远着宝玉。 昨儿见元春所赐的东西,独她与宝玉一样,心里越发没意思起来。 薛宝钗之所以躲着贾宝玉,觉得没意思起来,皆因薛宝钗的自尊心不容许她心安理得的泰然处之。 宝钗虽仅仅是商人家庭出身,到底也是大富之家,从小诗书教育,虽不免为以后攀权附贵做准备,到底是高学历出身。

宝钗对母亲的行为觉得丢脸无疑。

可她也没办法,身为薛家女儿,薛家已经到了生死存亡边缘,如果不攀住贾家这棵大树,薛家即便有舅舅王子腾也坚持不了多久,毕竟打铁还需自身硬!薛宝钗每天周旋在贾家,很累,也很无奈。 可随着对贾家加深了解,宝钗也越来越对贾家有了某些看法,究其原因就是贾家也并不如外表看起来那么高不可攀,某些地方还不如薛家。 贾家子弟腐朽程度更是远甚于薛家。

这个日暮西山的家族除了外表好看,内里早已经fǔ朽了。

薛宝钗对这样的贾家不屑一顾。 二十二回,薛宝钗生日,因为投贾母所好点了一出《山门》引起贾宝玉不满,抱怨宝钗专好这种热闹戏。 结果薛宝钗毫不客气怼了贾宝玉,宝钗说:“要说这一出热闹,你还算不知戏呢。

”:“不知戏”三个字不光讽刺贾宝玉,连带着也是薛宝钗对贾家忍无可忍的一种宣泄。 自己母女是寄人篱下不假,是需要看人脸色,处处讨好不假,可我们也是有尊严的。 随后她搬出《山门》中鲁智深的一段《点绛唇》唱词:漫英雄泪,相离处士家。 谢慈悲,剃度在莲台下。

没缘法,转眼分离乍。 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哪里讨,烟蓑雨笠卷单行一任俺,芒鞋破钵随缘化!这段唱词,既是鲁智深对寄身在五台山文殊院的排斥,同样也表达了薛宝钗对寄身荣国府的排斥。 在词中,薛宝钗与鲁智深一样自比英雄,所谓“漫洒英雄泪”是对自己处境难堪的感慨,同时表达了对贾家无眼不识英雄的鄙弃。 更显露出豁达,“没缘法,转眼分离乍”,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

而赤条条来去无牵挂,表明薛宝钗心中坦荡荡的性格,虽然母兄都有私心,自己被逼不得已虚与委蛇,到底自己不是一心攀附贾家。

“哪里讨”和“一任俺”将薛宝钗的自尊自信展现的清清楚楚。 贾家嫌弃薛宝钗,薛宝钗未尝看得上贾家,抛开富贵和权势,薛宝钗觉得自己更加清高。

所以《柳絮词》中宝钗说:白玉堂前春解舞,东风卷得均匀。

蜂团蝶阵乱纷纷,几曾随逝水,岂必委芳尘。 万缕千丝终不改,任它随聚随分。 韶华休笑本无根。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好一个“白玉堂前春解舞”,好一个“万缕千丝终不改”更好一个“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宝钗心胸之开阔,早不是贾家(白玉为堂金做马)这样一个小庙堂能够盛的下。

她对人生的向往从不曾改变,梦想凭借好风活一个自由自在——有人认为薛宝钗此语有攀权附贵之心,我并不如此认为,如此薛宝钗根本不会最后嫁给贾宝玉。

宝钗一直受家族束缚,不过想自由自在人生。

可惜世事无常不能如愿,终究只能“随聚随分”,就像鲁智深一般“芒鞋破钵随缘化”。 转载请注明出处标签:。

  • A+
所属分类:儿童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