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的崛起李星洲,秋儿全文 感受态细胞转化失败的原因

来源:本站2019-06-08107 次

世子的崛起李星洲,秋儿全文 感受态细胞转化失败的原因

主角李星洲,秋儿世子的崛起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历史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万人敬仰的萧王故去,留下名满京都的纨绔世子,人人咬牙切齿。

却在某一天世子变了,在平静中奋发,在误解中进取,在困苦中挣扎,直到一天,蓦然回首,世子已经崛起了。

精彩章节其实哪怕人天天活在世上,能够自己思考,能够对自己获取的各种信息加以判断,但真实往往与人们在脑海中构建的世界有着很大的差距。 人们一般认为自己的大多数行为是建立在理性认识上的,但其实根据后世各种大规模的数据统计显示这是错误的,社会认同的力量往往会胜过理性认知。 也就是说比起个人的思考,社会认同更加能影响人的行为,而且影响大很多。 而社会认同也可称之为——从众心理。

也就是说,人类行为会很大程度上受到周围人的影响,尤其是那些令他们认同的人。

但大家都不愿意被认为自己是没脑子的人,把自己的判断和思考拱手交给人类全体。

所以大多数时候都会极力否认自己身上的这种心理现象。 其实这并不是什么不好意思的事,从众心理并不是那么简单,也并非单纯的出于攀比或者趋炎附势,它也不该被当成贬义的词汇。 它源自人们心中三条强大的动机:获得他人认同、用积极正面的角度看待自己、尽可能高效做出正确决策。

前两个都很好理解,因为人是社会学动物,而第三个其实如果你仔细回想就会发现大多数时候确实如此,比如再淘宝看一件商品你可能先看有多人人买了,有多少好评,各种评论是怎样的,以此来确定值不值得购买,而这种判断大概率是准确的。

“大伙这么做我也怎么做”其实并不愚蠢也没什么不好意思,它恰好是一条捷径,通往高效,明智做出判断的捷径。 这也是一种人类世代相传,几乎如同本能一般的宝贵经验。

但是,它无处不在并不代表它能够被人们了解和研究,并且摸清楚它的来龙去脉。 其实不只人类,虫、鱼、鸟、兽都喜欢成群结队,这种“别人在做什么”的力量是如此基本,甚至连没有大脑皮层的生物都会服从。

而这种社会认知的力量一直贯彻在人类文明史中,从古至今。 直到21世纪的初左右的几十年,人们才开始重视、研究、并试图透彻了解这种力量。

而作为拥有这些知识的李业,即使人类基因中如同本能一般的宝贵经验也要加以利用!一旦能够用好,这就是影响千万人的力量。

.......第二天下午李业去看酒楼装修的情况。 他之所以明确提出要哪天去看情况其实也是因为一个有趣的心理现象。 “我等两天来看结果。 ”“和我后天来看结果。

”表达的意思几乎一致,但结果相差却会很大,这是一个有趣的心理实验得出的结果,非常简单又不可思议。

前者的表述很容易让人找很多理由来推迟或者拖延,而后者则会好非常多。

于是一个克服拖延的小技巧出现了:“明确的表述”。

明确到什么地点,什么时间,什么事情,而不是用一个含糊的概念,下属的效率就会成倍提高,大大减少拖延的情况。

这些技巧都是后世心理学者通过不懈努力得出的有用知识。 所以那天李业明确告诉严昆,自己会在后天正午,也就是今天亲自到听雨楼查看酒楼改装的情况。 一个优秀的领导者必须学会用一些微小的改变获取最大的利益。 午后,李业踩着厚厚的积雪,带着季春生和严申来到听雨楼,左侧的小摊边已经种上了四季竹,就等来年发春,一进楼,头顶上挡尘青布已经换成暗黄,一种偏向橙的颜色,厨房里所有的土褐碗碟也换成白瓷。 李业欣慰的拍拍严昆的肩膀:“不错,干得好。 ”“可是世子......依旧没多少人上门啊.......”严昆愁眉苦脸。

“放心,该来的总会来的。 ”李业自信的道。 刚走上三楼,李业发现老人和那女孩又在回廊边,这么冷的天也不在乎一样,对方也发现了他,于是作揖,准备下楼,该看的已经看了。

就在这时,老人突然道:“这位公子上次款待老夫还未表谢意,今日何不过来喝两杯,权当老夫还礼了。

”李业一愣,他回去也没事,不过是和秋儿月儿写写字,今天太冷,心疼她们所以没带她们出来,不过这老人敢请他喝酒十有八九是不知道他是谁吧。

心里忍不住笑起来,这老头也是有趣,来这里之后他还没见过哪个外人不怕李星洲的,要是待会吓他一下估计更有趣了。

于是笑嘻嘻的抱拳道:“这位老伯,在下李星洲。

”就这么多天的经历来看,李星洲三个字绝对是有杀伤力的,他都等着看好戏了,最近压力大,偶尔恶作剧一下古人找点现代人的优越感也是不错的放松嘛。

结果老人也笑了,笑得比他还大声:“哈哈哈哈,老夫知道你是李星洲。 ”李业一愣:“你知道我是李星洲也不怕?”“老夫为何要怕?”老人笑问。 李业一排脑袋:“也是啊.......”说着几步走过去,也不客气一屁股坐下,老人身边的女孩不动声色的挪了挪屁股离他远一些。

难怪这两人不怕冷,原来脚边放了小炉,里面炭火正旺呢。 “说实话我都好久没跟外人说过话了,今天居然遇到一个连京都大害都不怕的人,真是惊讶啊。

”李业一边说一边用湿巾垫着给自己倒了一杯温好的酒。 “别人见我都跟见虎狼一样,你老人家却还笑得出来,别的不说就为这个我也敬你一杯。

”李业说着一饮而尽,他其实心中是感动的吗,就像他说过的人始终是追寻社会认同的动物。

女孩给老人倒酒,然后他也喝了一杯:“你还厚脸说得出,世人如何看你不都是你所作所为招致的吗。 ”李业也不生气:“哈哈,你这么说也对,所以我才觉得你不错,即使我如此作为你还是不怕,胆色不错。 话说回来你老人家如何称呼啊。 ”老人摸摸花白的胡须也笑起来:“你便叫我德公吧。 行这么多不仁不义之事你还笑得出来,老夫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古人面前仁义可不能随便乱说,即使这老人看起来不是迂腐之人,于是笑着摆摆手:“烂事就是烂事,在下无德无能做得不好,仁义就不敢妄言了。 ”德公善解人意,不蛮缠,转移话题:“我看你门外种那几株竹种得不错,眼光独到,如点睛之笔,确实妙啊。

”李业又给自己倒了酒,这次也给老人倒上。 这酒虽淡,但味道不错,肯定算是好酒了,在王府他是喝不着的,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呵呵,运气好了一些,不过随便种种,无心插柳之举,没想到被你这么夸。

”德公一愣:“这,何为无心插柳啊?”他这才反应过来,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似乎是出自元代的故事,这个时代没这种词,所以聊个天也要注意用词啊.........脑壳痛。

  • A+
所属分类:儿童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