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意何在?

来源:本站2019-07-3055 次

习近平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意何在?

  【学习进行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好生僻的一个词,其实也就是换个角度看经济。 投资、出口、消费三驾马车的概念,大家耳熟能详,但这都是在需求侧角度下提出。

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看来要在供给侧上做文章了。

那么何为供给侧?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强调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对中国经济意味着什么?新华网讲习所今天推出《习近平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意何在?》,一起来看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对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   11月10日召开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上,习近平强调,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增强经济持续增长动力,推动我国社会生产力水平实现整体跃升。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陈东琪说,新一届政府在总结发扬以往需求侧调控经验的基础上,更为大胆、更为精准地在供给侧做文章。

比如说,通过简政放权,把原来政府掌握的权力放给市场、放给企业,让市场活起来,让企业愿意去生产(增加供应)。 这种宏观调控着力激活微观活力,在减税、金融改革等方面,努力帮助企业降低成本,这有利于提高企业发展能力,增加有效供给。

这种供、求两侧相结合的调控方式,是符合中国当前发展阶段的正确选择。

  信号一:在供给侧上做文章意在推动经济长期可持续发展  投资、消费、出口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从经济学角度看属于需求侧的三大需求,与之对应的是供给侧,也就是生产要素的供给和有效利用。   大家熟悉的通过扩大投资、鼓励消费等方式扩大需求,从而拉动经济增长,这在经济学上属于需求侧管理。 而供给侧管理重在通过鼓励企业创新、促进淘汰落后、降低税费负担等方式,推动经济发展。

北京大学国民经济核算研究中心研究员蔡志洲说。   对于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大国而言,既要有眼前经济的稳定增长,又要考虑到长远的可持续发展。 宏观政策在需求侧还是在供给侧上做文章,不是非此即彼,只是有所侧重。

  以前常讲的三驾马车,是从经济运行的结果出发的,便于宏观调控进行短期的逆周期调节。

这次强调供给侧是从经济运行的源头入手,从产业、企业角度观察认识问题,更加突出长远的转型升级。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副部长王军分析。

  结合中国经济运行和宏观调控的实践可以看出,供给侧管理其实以前也在做,比如淘汰落后产能、减轻企业税负等,只是现在这方面工作的紧迫性重要性大大提升。   未来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工作也还要做,投资方面还有社会领域、公共服务领域等的投资不足,消费方面还有中低收入群体的消费需求有待进一步扩大,出口方面还有服务贸易出口仍有很大潜力,扩大内需也大有潜力。   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样的提法既抓住了当前问题的重点,又是全面均衡的。 可以预期未来经济工作的侧重点、发力点有所变化,将更加注重长远可持续发展。 王军认为。   信号二:靶心对准新常态下经济新的突出矛盾  无论是注重扩大需求的凯恩斯主义,还是强调供给侧管理的供给学派,对中国宏观调控和经济决策的实践而言,都不是纯粹的经济学学理问题,而是要结合中国基本国情和发展阶段,解决经济运行中的突出问题。

  进入新常态的中国经济,面临一系列新的突出矛盾和问题。

表象上是速度问题,根子上看是结构问题。 抓住供给侧做文章,是中国经济进入发展新阶段的必然选择。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说。   经过改革开放30多年的飞速发展,中国不仅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且进入了中等偏上收入国家行列。

然而,新的问题随之而来,在长期形成的粗放式发展惯性作用下,一些重化工行业和一般制造业形成了严重的产能过剩,不仅加大了经济下行压力,而且成为突破中等收入陷阱过程中的重负。

此外,在环境保护、资源节约、公共服务、社会公平等领域,也存在着很多短板。

  世界各国的经济发展史证明,在从中等偏上收入国家向高收入国家迈进的时候,恰恰是产业结构变化最剧烈的时候。 中国经济如今面临的最突出矛盾不是总量矛盾,而是结构问题,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恰逢其时,未来可以大有作为。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提出,要促进过剩产能有效化解,促进产业优化重组。 要降低成本,帮助企业保持竞争优势。   中央决策坚持问题导向,从生产供给端入手,创造新供给,满足新需求,打造经济发展的新动力。

迟福林分析,中国进入中等偏上收入水平国家后,需求增长总体比较平稳但出现了新升级,产业结构要跟上来,现代服务业和高端制造业要加快发展,而产能严重过剩行业要加快出清,这样才能形成新的核心竞争力。   信号三:更多力促经济转型升级的改革举措将发力  在供给学派理论中,研究的多是供给侧管理。

然而,这次强调的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宽泛意义上的管理被结构性改革取代,指向非常鲜明。   这次强调的是在供给侧用结构性改革做大文章。

迟福林指出,中国经济长期积累的结构性矛盾相当突出,问题方方面面,但核心是体制机制问题,要着力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破解矛盾。

  迟福林举例说,中国服务业发展之所以相对滞后,根本原因在于,长期以来税收、土地、资源价格等相关机制都是注重鼓励工业发展的,服务业发展的成本较高,而且金融、养老、医疗、教育等服务业发展还面临市场准入方面的障碍,存在玻璃门、弹簧门。 下一步要通过放开市场准入、减轻税负等结构性改革措施,鼓励服务业特别是现代服务业大发展。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提出,要加大力度推动重点领域改革落地,加快推进对经济增长有重大牵引作用的国有企业、财税体制、金融体制等改革。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任务很重。 蔡志洲说,要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搞活微观,增强企业竞争力;减轻企业税费负担,让企业轻装上阵;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增强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撑能力;进一步简政放权,助力创业创新。

  中国经济发展正处于关键阶段,需要我们持续努力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做好,同时继续适度扩大总需求,使得中国经济在优化结构中实现转型升级、良性循环,增强发展的可持续性,推动中国社会生产力水平实现整体跃升。

  涨姿势:什么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供给学派是上世纪70年代在美国兴起的一个经济学流派,强调经济的供给方面,认为生产的增长决定于劳动力和资本等生产要素的供给和有效利用。 在供给学派基础上发展出新供给主义,主张通过放松供给约束,解除供给抑制,让新供给创造新需求,才能提升经济的潜在增长率。   如果将需求管理比喻为西医,新供给所强调的供给管理更像是中医。 西医可以救急,但副作用大。 中医疗法如文火慢煮,综合施治,需要把握火候,引出的味道也更浓。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强调在供给角度实施结构优化、增加有效供给的中长期视野的宏观调控。

未来我国推进新一轮经济改革,应从国际主流的需求管理西医方式,更自觉、更积极转向供给方面的改革创新,防止对西医过度依赖,采用中医为主、西医配合的供给管理与需求管理相结合的综合疗法。   面对经济持续下滑,我国没有再出台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而是简政放权,连续下放行政审批权,探索设立自由贸易区,激发市场内在活力,都能看到新供给理论的影子。

  已故经济学大师科斯说,经济学的未来在中国。 中国学者提出的新供给经济学理论,或许已在正确方向上迈出了重要一步。 (新华全媒头条记者:陈二厚,刘铮)。

  • A+
所属分类:儿童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