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女天下 4 大陆文学 传统与现代

来源:本站2019-06-21156 次

医女天下  4  大陆文学 传统与现代

看着哀嚎着正在地上难受地翻滚着的高进,李未央更是觉得内心烦躁不已。 看小说到网虽然她已是想明白了接下来的应对之策,但就是在心底莫名地感到不安。

心中的不安逐渐幻化成李长乐那张国色天香却暗含着狡猾的脸……轰的一声雨后闷雷将她从思绪中扯回,她目光冷冽地朝讪讪地立在一旁等待她的指令的众人扫视了一圈,并未多说些什么。 稀稀疏疏地脚踩落叶的声音传来,李未央嘴角一勾,终于是来了么?然而,令她没有料到的是,和大夫人与李长乐一起来的竟然还有李丞相。

虽然她也有派人去请李丞相和老夫人,但按理说,大夫人的人应该先到才是。 见一群人走近了,李未央福了福身,问候了声,“父亲。

”“嗯。

”李丞相随口应了声,显然心情极是不愉悦。

李丞相朝身旁吓死冷冷望了眼,小厮们便忙不迭地上前去查看还被闷着头,尚不知外头究竟发生了什么且正虚弱地哀嚎着的“贼人”。

在仔细辨认了高进几乎被打成猪头的脸时,小厮额角便是住不住地冒下了冷汗,他忙朝不远处的李丞相喊道,“是,是魏国府二公子!”“送去屋中,请大夫!”看着高进满脸鲜血的可怖模样,李丞相心下一惊,面上的冷意愈加,只冷声吩咐道。

小厮们也不敢怠慢,连忙带着几乎是上气不接下气的高进离开了。

“说说,是怎么回事!”李丞相寒凉的目光终于重新落在了李未央的身上。

大夫人面上一喜,见李丞相一副要处置李未央的神情,正欲上前说上几句,却是袖子在被李长乐轻拉后,又有些不甘心地抛去了这想法。

洛清努了努唇,似想说什么,却最终仍是一句哈都没说出。 这事情的来龙去脉都有些跟书中不同了,她又不知其中详细,便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在心中想着对策。

见李丞相兴师问罪的模样,李未央心中泛起一阵冷意,她脊背挺得更直了,转身正欲吩咐一众奴仆说话,便听见不远处一阵脚步声与环佩叮当的声响。

香风细细间,只见一位雍容华贵的女子在丫鬟婆子的簇拥下进了后花园。

一路上因为有水渍,早有人特地铺上了紫檀毯子。 远远地瞧着那人一路走来,李未央只觉得对方高挺的鼻梁上,架着的一双丹凤眼有着说不出的妩媚与凌厉。

身上缀满了珠玉宝石之物,雍容华贵至极。

而她的身旁,还沾着一个与她容貌极为相似,面容姣好的妙龄少女。

李未央嘴角一勾,很明显,这便是魏国夫人和她的幺女高敏。 待得走近,高敏便气势汹汹地用纤细的手指指着李未央,尖声道,“大胆,你竟敢不向我母亲行礼!”李丞相面色一冷,魏国夫人忙扯了扯自己的女儿,小声训斥道,“不许胡闹!”高敏撅着一张小嘴极是不服气地将头扭到了一旁,却是在瞥到李丞相不善的目光后,身体猛地一颤,才意识到这不是在自家,只得忍气吞声地低下了头。 魏国夫人的身份高贵没有错,可自家亲戚这礼节是可以免的,这话要是大夫人说出口就罢了,可若换做她一个外人训斥的话,就显得越俎代庖了!虽李未央不受李府的重视,但终归还是李丞相的血脉,是李府三小姐,况李丞相和大夫人都在此,自然是容不得她一个外人来插手管教子女的。

李未央微笑着恭敬福了福身,整个动作显得端庄且不怯,随即轻声道,“见过姨母!”魏国夫人“恩”了一声,并不叫“免礼”,也不说话,只冷淡地坐下,抬起眼眸审视了会李未央,随即又笑着同大夫人说道,“这丫头脸皮可不是一般的厚。

”大夫人见李未央明显处于弱势,之前又因为李长乐的关系而不能火上浇油几句,又迟迟不见李长乐有何打算,便终于按捺不住,准备接口。 洛清眉头微蹙,忙上前一步,对上魏国夫人不屑的目光后,微笑道,“姨母,三妹才刚到府中没多久,许多礼仪都还未学全,要是有得罪的地方,我这做姐姐的替她道歉了。 ”说着,李长乐恭敬地也是朝魏国夫人福了福身。 洛清的这一番话,轻易地将魏国夫人针对李未央的矛头给化开了,而她这一福身,更是让魏国夫人浑身不舒服。

大夫人虽然知道魏国夫人的话只是针对李未央,但看见自家女儿因此给她行礼,心中还是不愉快,面上虽未挂上,但心中已是消了想替她解围的心思。

李未央一脸狐疑地盯着李长乐,似乎在考量她究竟在打些什么鼓。 见魏国夫人吃了瘪,又想起哥哥鼻青脸肿的模样,站在一旁的高敏顿时又站不住了,她涨红着小脸,指着李未央的鼻子便是指责道,“是你使人打了我二哥?”“未央愚钝,不知敏表姐此言何意,我只知今日我派人打的是闯入园中的贼人,却是不知,这贼人如何变成了表哥了。 ”李未央说得不卑不亢,眼中逐渐染上的薄雾无不在诉说着她此刻的委屈。 她分明是说李未央打了自己二哥,什么时候是说二哥就是小贼了!高敏被李未央的几句话堵住了口,面色涨得更红,登时下不来台,只能愤愤地跺了下脚,垂眸不堪周遭众人的神色。

周遭顿时陷入了凝重的氛围中,竟是一直在一旁冷眼看着的李丞相说道,“今日到底怎么回事!”他的目光扫向一旁的丫头妈妈们。

众人被看得浑身一个哆嗦,竟是无一人敢上前来说明真相。

片刻,还是白芷轻声将所见之事如实回禀。 李丞相在,高敏自是不敢再多造次,可听着丫鬟说她二哥鬼鬼祟祟,她心中就止不住地恼怒,看着李未央的眼神也更显阴毒。

看着高敏吃瘪的模样,魏国夫人再也按捺不住,重重拍了下石桌,“满口胡言,我儿怎么会是贼人?真是胆大包天,还不跪下?”李未央挑了挑眉,眼神平静地看了她一眼,道,“姨母,……”可一句话还未说完,便是被洛清给接了去,“姨母,是非曲直还需得问清楚了再做定论,你如今这般草草解决李府的下人,若是传出去,对表哥的名声也不好,不如就查个清楚,也防外头对表哥加以诟病。 ”李未央看向李长乐的目光更是诡异,她的指尖在袖子中隐隐摸到一张纸条,眸色逐渐敛为原样。 李未央却不想理会眼前的疯女人,转而看向李丞相道,“是非曲直,我只希望父亲能还我一个清白。

”她的眸光清澈如碧波婉转,看不出丝毫杂念,李丞相心中逐渐涌起一股愧疚之意,点了点头。

而此时,老夫人也是到了。 虽洛清早早便是派人去请了老夫人,再加之李未央随之派来相请的人,按理说老夫人应该和李丞相一起到,但因着老夫人年岁已大,诸事不便,便迟了些。 魏国夫人不再掩饰眼眸中的冷意,“既然都到了,那也好,就请夫人和李丞相给我儿子一个交代!”李丞相自然看见了刚才高进可怖的面容,现下也不说话。

老夫人皱眉,“什么交代?”魏国夫人冷眼朝李未央又扫了眼,唤人将满身是伤,面容肿胀,面上几乎无一处完好的高进给抬了上来。 在魏国夫人的怒喝下,秋(快捷键←)[][][](快捷键→)。

  • A+
所属分类:儿童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