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的爱情,真的还能重新来过吗?

来源:本站2019-07-1318 次

错过的爱情,真的还能重新来过吗?

  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有书  过来人都知道,任何一段感情都不可能一帆风顺,长期处于蜜月期。 都需要经历数千次想要分手的念头和上万次想要掐死对方的冲动,很多人捱不住,所以就散了,而有的人经住了考验,感情变得更加坚固。

  大老的死,对二老与翠翠的感情产生了巨大的冲击,二老最后受不住压力,决定离去。 所以我们今天的问题是:  1、感情里最重要的是什么?  2、是谁导致了翠翠与二老的悲剧?  大老死了,这一门亲事也跟着泡了汤。 祖父向来看重这个稳妥踏实的小伙子,想将翠翠托付给他,谁料到会出现这个结局。

  祖父着了急,事到如今,翠翠该怎么办?那二老傩送,到底是要碾坊还是要渡船呢?祖父心里想着,一定要去打探清楚。

  码头的船总顺顺忘不了大老死的原因,所以对老船夫变得冷淡。

而傩送也沉浸在自责与内疚中,老船夫对他的试探与询问,无疑在揭开他的伤疤,往伤口上撒盐,所以,他也很不耐烦。   祖父从船总处与二老处,皆碰过了钉子,但他并不灰心,仍然努力向各个过渡本地人打听二老父子的生活,关切他们如同自己家中人一样。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其实老船夫这么做是非常不合时宜的,你想,顺顺刚死了儿子,二老刚死了哥哥,一个刚死了至亲的人家,哪有心思去谈欢喜的亲事!而且他的死还与老船夫脱不了干系!  “二老父子方面皆明白他的意思,但那个死去的人,却用一个凄凉的印象,镶嵌到父子心中,两人便对于老船夫的意思,俨然全不明白似的,一同把日子打发下去。 ”  如果老船夫能耐住性子,再多等些时日,等时间将一切冲淡了,再去提,或许会成功也说不定。

可是,可怜的老人等不起了。   翠翠的祖父是个老实人,尽职尽责撑了一辈子的船。

许多年前他的女儿爱上了一个茶峒军人,并悄悄有了翠翠。

  这对恋人本想一同逃去下游,但逃跑的行为显然违背了一个军人的职责,和一个女儿的孝心,所以相约自杀。

男的先服了毒,但女的心疼肚里的一块肉,等生下翠翠后才故意吃了很多冷水死去了。

  正是因为女儿的悲剧,祖父到了孙女的婚事这里,就越发地紧张跟害怕。

  一来、他怕自己等不到翠翠出嫁那天就死了,留下翠翠一个人该怎么办。

  二来、他担心女儿的悲剧会在翠翠身上重演,所以,他一定要在死之前,亲自将翠翠交给一个他信任的人。

  船总家的两个儿子,他都是喜欢的。

只是二老太耀眼,太招女人喜爱,又被家人寄予厚望。

二老是注定拥有碾坊的人,我们又有什么,一个光人,一艘不属于我们的渡船,祖父是既怕委屈了二老,又怕孙女攀高枝,将来难免也会受委屈。   大老是个务实的人,他对未来的规划就是找一个持家的好媳妇,买两座山头,踏踏实实过日子。

祖父想着翠翠跟这样的男人,靠得住。

可谁又想到死亡和意外来得这么突然呢。

  一切自有天意。 祖父认为,大老的死,就是老天想要成全二老与翠翠这对相爱的人。 这就是为什么,祖父这么急切地想要敲定翠翠的亲事。 因为,他的时间不多了。   整个边城的故事,都贯穿着人对于死亡和离别的隐隐预知——翠翠那逐渐丰盈而未可知的人生,与祖父的风烛残年注定只有十几年的交集。

  祖父牵挂越深,悲之越切,越是患得患失,弄巧成拙。 还是那句话,一切充满了善,然而到处是不凑巧。

  这些担忧只是属于祖父的。

祖父不想破坏了翠翠的单纯、快乐,所以很多事情都瞒着她没与她商量;翠翠太年轻,也看不出祖父的心事,她只知道祖父闷闷不乐,但又不明白它的真正原因。   祖父与她提起二老的事,她只有脸红,怪祖父说笑话。

  二老两次路过,翠翠都躲起来了。

她在林子里偷听到了二老与脚夫的对话,知道二老还在生气,怪祖父为人弯弯曲曲不索利,将大老害死了。

翠翠能隐约感到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可能也会想如果没有拒绝大老,大老是不是就不会死。

  大家都沉浸在我不杀伯仁、伯仁却为我而死的自责里,二老无法面对祖孙俩,翠翠又何尝不是。 所以,我们又怎么忍心去责怪她的逃避呢。

  而更富有戏剧性的是,当翠翠从林子里回来的时候,“把竹篮子向地上一倒,除了十来根小鞭笋外,只是一把虎耳草”。   在危险的悬崖半腰摘到真正的虎耳草的翠翠,终于从梦中走向了现实里,可谓迈出了勇敢回应二老爱的第一步,却又因为逃避,错过了与傩送千载难逢的相见机会。

  试想,如果两人这次见面以后,二老办货回来再次过渡时,翠翠还会像小兽物见到猎人一样,回头就跑吗?恰恰是翠翠去摘虎耳草的原因,使二老误以为翠翠不喜欢他,故意躲着他,认为自己在岩上唱了一夜歌是做了傻子的蠢事。   这种误会直接导致了傩送最后心灰意冷,在父亲的压力下离家出走,让两个有情人最终天各一方。

  翠翠向竹林里跑去躲着他,这件事从二老看来,前途显然有点不利。   虽老船夫言词之间,无一句话不在说明翠翠也喜欢他,“这事有边”,但那畏畏缩缩的说明,极不得体,二老想起他的哥哥,便把这件事曲解了。

他有一点愤愤不平,又有一点儿气恼。

  回到家里第三天,中寨有人来探口风,在河街顺顺家中住下,把话问及顺顺,想明白二老的心中,是不是还有意接受那座新碾坊,顺顺就转问二老自己意见怎么样。

  “爸爸,你以为,这是为你,家里多座碾坊多个人,你可以快活,你就答应吧。

若果为的是我,我要好好去想一下,过些日子再说它吧。

我尚不知道我应当得座碾坊,还是应当得只渡船。 ”  二老心思细腻多疑,很容易曲解他人。

  其实他心里应当清楚,父亲虽然内心不愿让“弄死”自己一个儿子的女孩再嫁给另一个儿子,但也不是那样势利贪财的人。 二老说这样尖酸的话,无疑会伤了父亲的心,也可以想见他平日是被骄纵惯了。

  很多时候,二老太关注自己内心的想法和感受了,只愿意按照他自己认为正确的方式处理问题,看不到他人真正的需求。

  • A+
所属分类:儿童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