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高铁站“管家”:自称“三分熟” 藿香水作“特饮”

来源:本站2019-08-08109 次

夏日高铁站“管家”:自称“三分熟” 藿香水作“特饮”

夏日高铁站“管家”:自称“三分熟”藿香水作“特饮”2019-08-0721:32  中国新闻网  字号:|图为郑健工作场景。  翁娴 摄中新网杭州8月7日电题:(爱国情奋斗者)夏日高铁站“管家”:自称“三分熟”藿香水作“特饮”作者张煜欢翁娴7日10时,烈日直射杭黄高铁桐庐站站台,地面温度达℃。 一踏上站台,热浪扑面而来,每位下车的旅客都不由得加快脚步。 图为郑健工作场景。  翁娴摄“下车旅客请往里面走,带小孩的旅客请注意安全。 ”逆着人流、迎着烈日,桐庐站客运值班员郑健边提醒旅客注意安全,边引导其快速撤离站台。

待旅客全部离开后,郑健匆匆赶往对面另一个站台。

日行两万步、暴晒7小时,汗水在皮肤上结成盐霜,郑健笑称:“感觉自己像一块已经三分熟的‘铁板牛肉’。

”去年底通车的杭黄高铁,在今年7月迎来暑运“首秀”。 暑运以来,桐庐站共发送旅客万人次。

相比杭黄高铁沿线富阳、建德、千岛湖三站,桐庐站距离当地市区最近,基础客流本就较高。

“暑运来临车站增开车次,客运压力进一步增大,车站里每个人都是满血加班状态。

”郑健说。 图为郑健帮助旅客上下车。

 翁娴摄从每天6时15分开站开始,客运值班员在一天内不断地巡视站房、检查设施设备等。

21时50分“护送”最后一趟车驶离后,还要对整个车站进行清场、关闭站房。

候车间隙,有位母亲推着儿童手推车,乘坐电梯来到站台,手推车里坐着孩子。

郑健快步上前询问情况,并将母子俩引到候车区,列车到达后,帮助母亲将手推车推上列车。 “客运值班员就像是车站的贴身‘管家’。 ”郑健笑着说。

每天工作除了迎车接车,客运值班员还需负责重点旅客接送、遗失物品清送、票房的应急处置以及站房设施设备的简单维修等一系列“繁琐小事”。 “一天接车下来,我们走的微信步数在两万多步,上下楼梯35次,相当于爬了20多层楼梯。 ”郑健告诉记者,暑运期间车站一天安排三名客运员和两名客运值班员,有时仍分身乏术,经常需要两个站台来回跑。 “时间最紧的一次,我刚在2号站台接完车清完场,这边正好已经开检。 只能全速冲刺跑过来。

”如此工作强度加之烈日炎炎,对客运值班员而言是个不小的挑战。

“每天下午一点到五点,是一天中最‘难熬’的时刻。

”郑健说。 记者观察到,桐庐站站房雨篷为铁制雨篷,高温下升温迅速,阳光大面积直射站台,没有遮挡物可乘凉。 一日暴晒六七个小时,客运值班员们的衣服湿了干、干了湿,无限循环;汗出多了,皮肤上也结了一层白白的盐霜。 他们说,地面温度高,长时间站立、走动也会使得每天工作结束后脚底都很疼。 烈日之下,难免出现轻度中暑。 客运值班员们戏称藿香正气水为“夏日特饮”,身上总是携带着两管;而容量一升的水壶装满水,一天也要喝完六七壶。

27岁的郑健上个月刚刚结婚,为了保障暑运,还未度蜜月便直接回单位工作。

暑运期间加班加点迎接高客流虽辛苦异常,不过对郑健来说,能够保障旅客平安出行带来了更大的欣慰。 “每天看到客运流量数据不断刷新记录,就是我最大的满足。 看着旅客开开心心来、平平安安走,我们心里也非常开心,苦和累也就不在乎了。

”郑健笑着说。

(完)本文原载于兵马俑在线(),转载请保留本链接,敬谢!相关文章   本文链接:。

  • A+
所属分类:儿童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