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聚德“烤鸭一哥”地位不保全聚德“烤鸭一哥”地位不保-相关动态

来源:本站2019-08-07198 次

全聚德“烤鸭一哥”地位不保全聚德“烤鸭一哥”地位不保-相关动态

[摘要]随着餐饮行业洗牌加速,全聚德业绩危机不断,转型艰难。   (原标题:全聚德“烤鸭一哥”地位不保多次转型失败)  [摘要]全聚德前董事长邢颖曾公开表示,全聚德所属的中式正餐是业态最复杂、标准化程度最低的一种,在店面扩张中必然会面对更多的管理难题。

  随着餐饮行业洗牌加速,全聚德业绩危机不断,转型艰难。   7月26日,中国全聚德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全聚德”)发布2019年半年业绩快报,全聚德上半年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双双下滑,同比增长分别为-%、-%。 该公司称,公司餐饮门店接待人次减少,营业收入出现下滑,同时带动部分上游食品工业收入减少,导致经营业绩同比下降。   但值得注意的是,营收和归母净利润之间比例出现严重失衡,前者为亿元,后者仅为3227万元,相差超过7亿元。 8月2日,时代周报记者致电全聚德董秘办,相关负责人表示近期属于敏感期,不方便透露更多内容,一切以公告为主。

  “北京名片”走不出华北  1864年诞生的全聚德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百年老店。

2007年,全聚德在A股上市,成为首家上市的餐饮老品牌企业。

  上市后的几年股价走势基本与大盘持平,这也间接折射出全聚德盈利稳步增长。

财报显示,全聚德上市后营业收入以每年1亿2亿元的速度一路高涨,在2012年达到亿元顶峰,与此同时,净利润也从2007年的6432万元增长到2012年的亿元。   本以为品牌效应能为全聚德持续加码,但因常年偏倚在华北地带,业绩不升反降。

据财报披露,2013年营收净利出现首次双下滑,之后全聚德业绩便持续7年未大幅增长,营收保持在亿元左右,净利润从未超过亿元,其中北京店铺为主要营收来源,剩下的20余个城市营收总计仅是总营收的1/10。

  直到2018年全聚德再次出现营收净利双下滑,此时净利润同比下滑-%,门店数目共计121家,但大多在几近饱和的北方市场。

  然而,餐饮企业扎堆经营,收入想要高速提升并不容易。

“火锅巨头”海底捞,通过拓展餐厅网络,持续创造新盈利增长点。 海底捞财报披露,2018年新开200家餐厅,营收同比增长%,高达亿元,而全聚德在该年份仅开8家店,营收仅为亿元。

针对扩张速度过慢的质疑,全聚德前董事长邢颖对此曾公开表示,全聚德所属的中式正餐是业态最复杂、标准化程度最低的一种,在店面扩张中必然会面对更多的管理难题。

  “品牌是没有地域之分的,好的品牌一定是能够跨区域的发展,把一个区域美食发展成一个通行品类,这是有长远打算的品牌必须考虑的问题。 ”行业观察者、餐饮老板内参CEO秦朝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全聚德作为北京烤鸭的名片,甚至是北京美食的代表,其在消费者中的认知已根深蒂固,到北京吃北京烤鸭甚至成为必选项,但正是这样,反而会成为其发展“瓶颈”,成为企业扩张的阻碍。   “目前,公司不会再开加盟店,还是以华北、华东为主,华南暂时不考虑。 ”当时代周报记者以加盟商身份,表达意图在广州地区开全聚德门店的需求,并咨询全聚德相关工作人员时,该工作人员如是拒绝道。

  然而,全聚德在北京地区“烤鸭一哥”的地位也已岌岌可危。 在某餐饮平台上,搜索北京地区关键词“烤鸭”,共出现4203个结果,而排名前五依次是四季民福、小大董、大董、梧桐、義和三里,全聚德和平门总店只排到第七位,排在它前面的这几家店除了大董和梧桐,其余几家人均消费都低于全聚德和平门店。   互联网战略失利  “产品一成不变,不能适应新客群的口味;服务固守一套,偏离新一代的消费文化喜好;品牌形象厚重,与年轻主流群体的审美渐行渐远;是很多老牌餐企衰落的原因。 ”针对全聚德业绩下滑的现状,秦朝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道。

  但事实上,全聚德在没落之际也在频繁尝试自救。

  “怎么能够适应80后、90后、95后消费群体一定要变。 ”2018年6月,时任全聚德董事长邢颖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是表达。 彼时全聚德因业绩不及预期,股价大跌,跌至与2007年刚上市时的“腰斩”价格。   2014年,全聚德通过定增引入IDG资本和华住集团,募集资金亿元。

在此期间,通过外卖、休闲餐饮市场在内的多项尝试,试图使这只“百岁鸭子”走向年轻化。

但不久后,IDG资本便已清仓式减持。

  2015年,全聚德打造“互联网+餐饮”战略,与重庆狂草科技有限公司、北京那只达客信息科技公司在北京共同出资成立“鸭哥科技”,推出全聚德外卖、全聚德电商,在全聚德小鸭哥微信公号、百度外卖上线。

但随着美团外卖、饿了么相继面市,越来越多商家涉足网上餐饮平台后,全聚德市场份额被挤压,在亏损1600万元后,2017年上半年鸭哥科技停止运营。   业内人士认为,全聚德外卖的口感跟店内的口感差异很大,一个高端的产品成为了一个低端的外卖,不计后果的渠道扩张折损了品牌价值。   对于互联网运营平台的失利,全聚德并未就此止步。

2017年,全聚德宣布拟收购广式料理“汤城小厨”,但在签订收购意向书的5个月后,便传出了终止收购的消息。

  时隔两年后,全聚德公开表示2019年要创新合作,推进品牌系列化发展,孵化适应时尚潮流的新店模型、与市场上的优秀企业联合,共同孵化新品牌。 将在重点区域以全新设计和经营理念建设全聚德新的品牌形象。   然而,在秦朝看来,全聚德的变革并不彻底。 未来是否可期,仍是未知数。

  • A+
所属分类:儿童文学